《铁娘子》观后

一直在那沉睡了很久的电影《铁娘子》,周末闲来无事总算看完了。电影上映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之前,当时撒切尔刚刚去世,电影大概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回顾铁娘子的一生。她去世的时候,纽卡的不少人可谓是奔走相告,这个女人的政策狠狠打击了当时重工业为主的北方,很多人因为她失业,北方不得不艰难转型。直到现在,她对北方的影响还仍然深远,纽卡一直是工党的地盘,就可以看得出来对保守党是多么得讨厌。

对我来说,撒切尔是跟香港联系起来的。她跟邓小平著名的会见和谈判,直到现在对香港也是影响深远。不知不觉香港也回归了20年,国际形势变幻莫测中,香港也开始动荡起来,与大陆的关系从蜜月也开始走向恶语相向。在英国碰到了不少97前移民英国的香港人,一些老头老太太们至今仍然说着粤语,去中国超市购物,粤菜在我刚来的时候还是主流,饭馆招服务员也大多要求粤语英语和普通话都会说。不知不觉,纽卡的中国餐馆,一直以来转手颇多,也渐渐地多了川菜,北方面馆饺子馆,甚至也开始出现了些不正宗的米线。粤菜虽然仍然占据重要地位,但中餐馆也百花齐放了起来。

电影在闪回和现实中不断切换:从撒切尔参与选举讲到她离开政府,受党魁演讲影响加入保守党,挑战党魁位置后成为第一位女首相,北爱问题,坚持紧缩政策,在马岛问题上强硬,对欧盟持怀疑态度,党魁位置受挑战最周退出政府。现实和幻景也在交织,特别是撒切尔夫人想念她去世的先生的时候。这样时不时的切换最开始令我有些无所适从,选取她生命片段来拍摄大概也是迫不得已,毕竟电影的时长有限。而对我来说,香港这个重要的事件在电影中并未展示,有些失望。安排的一个个片段也只是展现她的政治生涯迂回上升之后戛然而止,难免落入俗套。但传记电影大概也拍不了更多新颖的角度吧。这算不算按照西方传记电影的样板拍的呢?

看完之后,就已经确定自己不会再看第二遍。虽然演撒切尔夫人和撒切尔先生的演员都是英美闻名的好演员,但是我确定这个电影对我来说,一次就足够了。生活在纽卡,撒切尔的影响仍然时不时地浮现。她十一年的执政生涯更是贯穿着很多英国人生命中的重要时刻,她后来封爵又失忆,最终去世,国葬规格连女王都出席了葬礼。可见这个国家中,保守派仍然是主流。相比玩脱了之后黯然下台的卡梅隆,我对撒切尔没有更多恶感,更多的印象也就仅限于这场电影了。

P.S.最近布莱尔又出来活跃了,说实在的,我对布莱尔还是颇有好感的,虽然大多数英国人都恨他把英国脱入战争,但是如果他能够重新竞选,我还是喜闻乐见的。——没有选举权人的胡言乱语。

《战争与和平》读后感

2017年开始的时候,我决定看《战争与和平》。动机很简单,一直以来这样的经典文学如雷贯耳,但是读过的却并没有多少。2016年的时候BBC新拍了一个版本的迷你剧《战争与和平》,鸿篇巨著拍了足足七八集才完,但等我看完了书,才发现BBC的版本跟原著相比,还是大大简化了。即使如此,看完了迷你剧后,各种人物关系清楚了,故事的走向也清楚了,再阅读原著的时候,困难就小很多了。

迷你剧中,人物的心理活动很难用大段的独白表现,只能通过表演,但是表演的时间又是那么短暂的一瞬,很难让我抓住角色内心的纠结。读书的时候,人物的思想,心理活动,托尔斯泰可以细致地描写,又添加者个人的议论。人物和作者是那么地密不可分,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作者的好恶,读起来非常顺畅。

托尔斯泰对战争和历史也有自己的看法,故事中又夹杂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历史不是大人物决定的,而是一个个小人物的一举一动推动着历史,而给大人物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的行为就决定了历史。看书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在俄法战争时,托尔斯泰家族的一个将军参加了战争,我也才意识到原来托尔斯泰还是俄国的贵族家族。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战争前,战争对有些人来说是期待,是担忧,是信心满满,也是忧心忡忡。战争刚刚结束后的和平,安德烈避世隐居,皮埃尔仍然在不断地寻找生命的意义,而原本年幼的人也渐渐地长大。但和平持续没多久,第二场大的战争 又开始。这一次,很多人流离失所,失去财产,失去生命。对皮埃尔来说,他却在被俘后似乎对生命理解到了很多。

托尔斯泰在里面写了很多的人物,除了重点的三个家族之外,还有历史上确有其人的库图左夫,亚历山大一世和其他的将军,使得故事更加可信,并且也从他的角度解释库图左夫为什么会采取这种战略措施。但在他生命的最后,托尔斯泰只是简单地写了一句“留给人民战争代表的只有一死。于是他死了。”

这部小说给我我很大的震撼。篇幅巨大但故事讲得井井有条,毫无混乱的感觉,除了最开始人名有些令人困扰之外。但是习惯了之后就不会又影响。小说中人的内心活动和做法是如此地和谐,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都非常地立体,某个人是这样的性格和想法他的选择和生命就是应该这样走下去的。托尔斯泰的小说风格跟现代的小说完全不同,他不是完全抽离在叙事之外的,在讲故事中也讲述着他的观点,读起来仿佛是在跟作者对话。

Human Stuggle

如果在这个人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帆风顺,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了解到的人世间的苦难也越来越多,无能为力之感也越来越多。相比之前,the world is my oyster,现在,我只是世界的一个小人物。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现在也变成了只想相安无事,平安了此一生。这样的人生的意义在哪里呢?

如果没有struggle,如果所有的都那么顺利,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没有意义,大概struggle就是赋予了人生意义吧。

随着成长,各种各样不顺心的事也越来越多。比起之前被保护得很好的样子,现在更多的是直面整个社会和世间的变化。从前我是世界的中心,一切都绕着我转,父母,学校,同学,朋友。现在更多的是协调,沟通,妥协,谈判。再也不是中心,也不想做任何事情的中心,只是在这人世间的风浪中小心前行。虽然会抱怨,但是却感觉有了更多的掌控感。

掌控感也可以是一种很表面的感觉。自己以为命运是由自己决定的,可是或在某个特定的时代,居住生活在某个特定的空间,被某个特定的父母养育,被某个看不见的命运在各方各面拉扯着一个人的生命。仔细思考之后,我已经不能肯定地说,我在掌控我的生命,只能说,我在掌控着我能掌控的方面。毕竟,我不能掌控时间的流逝,容颜的衰老,体力的消退,最终的死亡。

死亡是我一直考虑的问题。存在主义说世间唯一严肃的事情是自杀。我从未考虑过自杀,也应该不会自杀,因为一直以来都很深深地感受到生命只有一次,我要make most of it。但自从两年前一个朋友接受了一个应该是常规的手术后突然去世,给了我很大的冲击,花了几个月才走出哀悼和缅怀。但直到现在,我仍然时不时地想到他,想象如果他还或者,看到现在的状况,会作出怎样的评论。人生无常之事太多,这种无常连我都掌控不了的。有的时候会想假如当初如何如何,现在又会怎么样呢?但现在我是一个更加现实和理性的人。

现实和理性,比以前更加现实,更加理性,少了些理想主义,但是内心身处的愤怒仍然燃烧,只是注意者不会不受控制。从喜欢看的文章风格也看得出来。现在的我如果看时评,喜欢看有逻辑的,论点鲜明,证据充足的。更多上情绪上的抒发去讲一个道理实在是无法说服我。更多的是,看到了一个观点之后,需要看这个观点的逻辑论证过程是怎样的。一个单纯的观点也无法说服我了。不看单位信息量很少的东西,不看没有经过时间淘洗的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标准坚持得也越发固执起来。

所以,我想我还是接受struggle的,也许现在还在与天斗,其乐无穷的阶段。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道会更加精力旺盛还是越发疲倦。走着瞧吧。

什么是翻译

什么是翻译?读越多的文献,我越来越不明白到底什么是翻译。

翻译考虑的事情非常多。就笔译来说,作者的问题,读者的问题,还有文本本身的问题,以及文本写作的时间,写作的背景,文本与当下的关系。

翻译过程中,翻译需要考虑的是目标语言的问题,如何将用目标语言合适地表达文本的语言?采用哪种翻译策略?

口译也是一样地复杂。当时的情境如何去选择最合适的翻译策略?言语方面的因素和非言语方面的因素都影响着口译的质量。到底是谁有资格评估口译质量?

一件事

这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很多事。让我开始意识到以前很多认为的正确的观念并不被很多人分享,并且也有很多人并没有批判性思考的习惯,甚至很多科学上已经不存在争议的内容很多人也非常非常无知。

昨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非常地不安,也觉得非常震惊。

最开始我们听了一篇演讲,在讲一个想要出国读博士的人听到这个外国人讲到他认识一个人也在国外读博士并且跟一个黑人结婚,表现得非常惊骇。一个人说我之前在国内认识一个女生也是跟一个黑人在一起的,那个黑人就是得了艾滋病。另一个人说不知道为什么黑人会有那么多得艾滋病的。一个人说,可能豪斯因为非洲很热,各种蚊虫很多,很容易传染。我感到很惊讶,说你的意思是蚊子传染艾滋病?那个人说,是啊,因为蚊子的嘴很尖,叮了有艾滋病的人之后再叮健康人就传染了。我更惊讶了,你们之前没有学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吗?答曰:学了。我问,对啊,是性传播,公用针头和母婴传播,根本就没有蚊虫叮咬的传播途径啊。可是除了我,其它五个人一致认为蚊子叮咬会传染艾滋病。

我很无语,没有想到都是本科毕业生,有的还是很好的大学毕业的,居然到现在还不清楚艾滋病的传播途径,还想当然地认为蚊虫叮咬会传播艾滋病,并且还种族歧视。当时我无法说服他们,觉得自己很孤独。

今天是很复杂的一天

今天是很复杂的一天,不仅是我表妹的生日。今天川普被选上了美国总统。

我并不认为希拉里会赢得很容易,因为确实很多人支持川普,他们二人都有可能被选上。只是我还没预料到,川普居然能够赢这么多,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会投川普。

川普对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态度我没有办法justify,他的道歉和他声称的做法都让我没有办法接受。因此如果我可以投票的话是没有办法投他的。

但希拉里呢?这就好像两个矮子里面选个高个儿,差别并没有很多。但从价值观上说,我仍然是左派的价值观。很多评论认为左派对社会底层失去了联系,而我觉得正是因为对底层抱有深切的同情才会是左派。

但是为什么蓝领和体力工作者没有从全球化中获得收益?为什么贫富差距在全球化过程中没有变窄反而加大?这是左派应该考虑的问题。而工人阶级并不会从川普的政治主张中受益。如果二战的历史重演了,人类真的只是在过去的历史中循环,最终会毁灭。

反正也是会毁灭。

小人物在历史上,可能连翻起来的小沙粒都算不上,就永远消失了。

歌剧和戏剧

临近开学的这一个月,我在家里看书,看书的时候,总是想着要有点背景声音才容易集中精力,于是我开始听歌剧。

对歌剧并没有什么了解,除了见识了下歌剧院之外,就是在长途飞机上试图看三小时的《费加洛的婚礼》,但十分钟之后并没有看下去,就关掉了。这次在网上看到了一些有关歌剧的文章,于是我想就算听个响也好。

在Youtube上找到了《费加洛的葬礼》当作背景声。莫扎特作曲的歌剧,音乐和人声的混合,声音起起伏伏,讲一个故事。在网上看了故事梗概,也大概了解了剧情,不时看看里面的人物,也大概知道在唱些什么,有些旋律听着挺熟悉。《图兰朵》是听的第二场歌剧,不想听悲剧《蝴蝶夫人》才找到普契尼的另外一个剧,背景以中国宫廷背景设置,故事非常狗血,但旋律很好听,特别是里面有帕瓦罗蒂的经典唱段《今晚无人入眠》。

听了两次歌剧,换了口味听中国的。想起来之前看得混混入睡的《青春版牡丹亭》,在Youtube上也找到了,全剧八个多小时,慢慢地放了两天,并不能理解唱的是什么,但旖旎婉转,别有一番滋味。京剧之前看过《苏三起解》和其它的一些经典唱段,这次重新入门是《锁麟囊》,先听了张火丁的经典的选段,立刻惊艳。接着就慢慢地听了全本,又渐渐地了解了程砚秋和这个剧本背后的故事,让人唏嘘。

《锁麟囊》中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
满腹骄矜顿雪消。
人情冷暖凭天造,
谁能移动他半分毫。
我正不足他正少,
他为饥寒我为娇。
分我一只珊瑚宝,
安他半世凤凰巢。

这一段让我十分感动,从恃宠而骄的小姐到能为他人考虑,这一段唱词也得又那么好。

别的,就陆陆续续听了昆曲版的《玉簪记》,越剧的《红楼梦》,评剧《花为媒》,越觉得中国的戏剧在文化上与我更接近,西方歌剧因为语言的缘故,暂时没有办法有太深的理解。

1 2 3 4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