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毕业了

不知不觉,又要毕业了。

两年前入学的场景还是历历在目,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以前以为学习是一件很艰苦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可以责无旁贷地学习,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是学习过程中写论文,考试还是让人肾上腺素倍增,fight or flee的感觉随时缠绕着。每次考试都选择fight,而每次论文都想要flee。我确定自己不是写论文的料。通过一板一眼的学术写作来沟通不是我的风格。其实发现自己擅长的是面对面的语言交流,丰富的信息从表情,语调,语速,身体语言中出来,语言反而成了其次。

毕业之前仍然要写一篇大的项目报告。翻译研究这门学科实在是太新了,研究方法,理论才刚刚有了几十年的探索。跟之前的社会学,或者其它老牌的社科相比还有很多未规范的内容。甚至翻译研究的研究对象是什么,也都还在争论不休。对我个人而言,毕业论文实在是不想再写一次,我对口笔译也没有什么想要研究的东西,我觉得翻译研究的本质还是人,研究方法上不管是量化还是质性研究,都有不可避免的缺陷。所以这次,我选择了做项目,写一个项目回顾的报告。

大概是不会再上学了,也应该彻底告别学生身份了。但是学习总是不可避免的,也会继续下去的,只是学习的方式会完全不一样了。

期末论文的截止日前,是联合国口译工作申请的截止日。我赶着把申请表填好提交了,之后会怎么样呢?耐心等着吧。

我的游戏情结

其实并没有玩过太多的游戏,从前对很多的网游也并不是特别感冒,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电脑太挫,跑不动太绚丽的游戏。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我唯一的游戏情结就是《剑侠情缘》了。第一次玩的电脑游戏就是《剑侠情缘之月影传说》,被里面的故事和音乐深深吸引,后来又玩了《剑侠情缘2》和《新剑侠情缘》。直到现在我仍然最喜欢单机版的RPG游戏,就是受这种影响。后来尝试玩了《仙剑1》,对早期的画面质量和战斗设定接受无能,也就没有继续玩下去。那时候疯狂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这么多年过去了,金庸的小说也很少看了,RPG游戏也几乎不玩了,但是那种兴奋的感觉,仍然留存在记忆里。剑侠情缘系列据说出新版单机的时候,我还特别期待,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游戏也是不了了之了。

这个学期的课快要结束,其中一门就是字幕翻译和游戏翻译,我又想起了当时玩的《剑侠情缘》,想翻《剑侠情缘》的一部分,也算圆满了当初的情结。

读几本书

复活节出门前,我在亚马逊上下单了kindle,因为正好看到了在打折。原本就有些心痒的我,这次终于买了kindle paperwhite。

回来之后,kindle已经到家了。连接了帐号,连着在上面看了几本不是很烧脑的书。每次出远门回来之后总是要在家丧上几天,总是这样。在家疯狂看了几个电影和几本书,总算渐渐地镇静下来。上次用旧Kindle3看完了《战争与和平》,感觉很不错,于是这次打算慢慢地看基本大部头的,反正kindle拿起来轻薄,不会太觉得intimidating。

这次选择了《追忆似水年华》。中学的时候学过这本书的片段,现在早已经忘光。之记得普鲁斯特和伍尓芙都是意识流小说的作者,大学的时候为了收藏,还专门买了译林出版的上下两册,只是放在书架上,却从来没翻过。记得当时书到家时,我妈说“字小得看花眼”,也的确如此。

刚刚看完了第一卷的第一章,普鲁斯特笔下流畅又琐碎的回忆,我都不记得他写了什么,只记得阅读的仿佛是我失眠时候的感觉。脑中乱糟糟地,回忆着过去,身体的感受和头脑的感受交织,任思绪和感受融为一体。讲到madeleine小蛋糕,想到我第一次在David家吃的情境和感受,又想他已经去世,我无法再同他交流。精巧的语言和叙述中,即使并没有经历普鲁斯特经历的,我仍然能感受他的情绪。这大概是其中的精妙之处之一吧。

当然这本书很长,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看完。我又开始了多线程读书的状态,里面还放了不烧脑的书比如Call me by your name,《生死场》。前一本书的千回百转引起我共鸣的不是太多,大概我已经过去了那个年纪。后一本书叙述的事情虽然有些久远,但是仍然映照着当下世上遭受苦难的人,仍然提醒着我苦难并未结束。今天美英法三国定点轰炸大马士革,8年的战争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我想起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在伊拉克,中国,法国。

迷你猫

家里前段时间闹老鼠,晚上的时候,老鼠在地板下乱窜,尤其是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地板下的声音尤其听得人心烦。O君终于同意养只猫。

在网上找到了可以收养的合适的猫之后,我们当机立断,把它接了回来。最开始我们打算给它起个酷点的名字,像“苏格拉底”,“阿伽门农”之类的,后来还是觉得两个音节的名字比较好听,又因为领养它就是为了抓老鼠,跟米老鼠的女朋友米妮有反差萌,就叫它“迷你/米妮”了。

迷你并不迷你,它只是一只一岁六个月的小猫。刚到家的时候,它很胆小,在沙发下藏了三天,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出来吃点东西。三天之后胆子大起来,慢慢探索整个房间,从楼下探索到楼上,从沙发底下探索到楼扶手。不到两周,就跟我们熟络起来了。

迷你有时候挺聪明,收养时就已经完成了如厕训练,猫厕所挪位置的话,只要把它放到猫厕所里一下,它就记得在哪里了。但有时候它又很笨,直到现在它还对自己的名字没反应,不知道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是高冷得懒得理我们。迷你来后不到两周,家里的老鼠声就消失了,虽然并没有看到迷你捉到老鼠,但我们相信它的震慑作用。

没有了老鼠,迷你的生活就是一只宠物猫的生活。它并不贪吃,每天定量的猫粮它到晚上才会吃完;它也会自己娱乐自己,一个羊毛球就能玩得很开心;它很擅长捕猎,屋里进来的苍蝇,蜘蛛都惨遭它毒手;它对线绳有种不知疲倦的迷恋,不管是鞋带,浴袍带,笔记本的书签带,手机带,一定要好奇地闻闻,咬咬,再拨弄记下。它最喜欢的娱乐是我们那线绳逗它,乐此不疲。

它不怎么叫,从来没有听到它发出长长的喵呜声,很多时候都是一声短促的喵;它很警觉,即使在家里熟悉的环境里也很难放松下来,一有个什么动作它都要竖起耳朵抬头看看;它就像一只猫一样高冷,只有我等着它凑过来跟我亲近,我想亲近它时,大多数情况它转身走开;它更喜欢O君,即使是我给它喂饭铲屎梳毛上药。

我对圏养的宠物还是挺矛盾的。一方面,出于保护环境的考虑,宠物猫绝对应该圏养,否则周围的野生动物都会受此影响。社区的野生环境里已经有不少很多放养的家猫了,每次看到都会想起对生境可能造成的影响;另一方面,出于动物福利的考虑,应该给宠物足够的活动空间,否则也不够善待宠物。我只能自我安慰,已经有楼上楼下两层空间了,况且迷你也不像是喜欢出门的猫。那就这样吃吃玩玩睡睡地与我们在一起吧。

 

11月总结

年初的时候写了新年计划,到了年末,也只完成了一项,减肥,花了8个月时间从56公斤减到50公斤,天气转凉之后,也没有再继续运动,大概到了春天,体重又会反弹不少。

空气中弥漫着冬天的气息,今年的冬天,国内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更让我确定毕业之后不能够回国,网络的封锁,媒体的封锁,歌舞升平的表面,掩盖者无穷的沉默。我也越发地沉默,没有什么可说,没有什么好说。

对未来是焦虑的,世界仿佛越发地沸腾,不管是政治上还是环境上,越来越像一个炉灶上的锅,再怎么掩盖也无法阻止到处的混乱。仿佛混乱才是常态,成长中的和平已经一去不复返。

这一年过得很快,上半年很充实,有目标,乐观地知道未来在那里。现在则很焦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有太多的东西要去学,有太多的书要去看,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可是渐渐地,仿佛同外界失去了联系。我关注的都是离我很远的地方,国内,伦敦,欧洲。而当下却被我忽略了。

家里养了一只猫,原本对猫无好恶的O君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只猫。除了功利主义的目的外,这只猫还是给家里带来了牵挂,也带来了一些生气,只是对我来说,有太多要担心的,猫反而变得最不重要。

上周经历了一次重大失败,花了一周时间恢复之后,才渐渐重新振作。好在这个学期快要过去,又有更多的机会。

新的开始

从海牙回来的当天晚上,就收到了学院的邮件,说专业分流的结果出来了。考试成绩也在学校的系统中了。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考试成绩,发现自己口译课的两门成绩都达到了要求,而笔译课却没有。这也就意味着,第二年我可以选择口译方向了。

我一直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更适合口译一点,笔译对我来说实在是非常困难,我无法脱离原文去翻译,而口译却给了我足够的灵活的空间。这次考试成绩也证实了我一直隐隐约约的感觉。我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专攻口译了。

这个夏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加油吧。

三国演义前三集观后

刘备是个大忽悠,忽悠着张飞出钱,关羽出力,靠镇压黄巾军发的家,攒军功赞出来一个县令。结果刘备的顶头上司被张飞打了,这个县令也做不下去了。之后就只能先抱着大佬的大腿混。

何进是个傻逼,招董卓杀十常侍。董卓还没到,十常侍就先下手了。曹操是个聪明人,说杀十常侍哪里用得着董卓,后来果然没用到。结果董卓一到,杀了何氏全家,立了东汉最后一个皇帝。

曹操聪明又毒辣,杀吕伯奢那段我都跳过了。陈宫是个目击者,后来因反曹被曹操杀了之后,曹操还算仗义地照顾他一家老小。

袁绍看上去还行,袁术就非常蠢了。好好的联盟去打董卓,孙坚打得好好的,袁术不给孙坚送粮草,怕孙坚获利。关羽毛遂自荐去打华雄,袁术却嫌他官阶小,最开始还不让他去。

三英战吕布就有些不公平了,以三敌一还没取得决定性胜利,只能表明吕布还是很勇猛的。只是吕布这“三姓家奴”的帽子摘不掉了。

旧版三国的节奏还真是慢,演员的各种面部表情都用大特写,演员的走位又占用了不少的时间。总共84集,慢慢看吧。

1 2 3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