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前两个月观鸟小记

观鸟之后,对周围细小的声音,微小的运动都开始很注意。虽然林鸟仍然不是我的重点,但是从家走到地铁站的路上,偶尔看到或者听到常年的鸟,也是一种很好的练习。

一月是各种在本地越冬候鸟的季节。海边的浅滩里乍一看并没有多少动静,但是如果在岸边多站一会,就能够意识到有不少活物,这些鸟的冬羽与周围环境融合得恰到好处,像redshank夏天明亮的腿的颜色到了冬天也黯淡了起来。虽然Oystercatcher一年四季颜色都很显眼,尤其是胡萝卜颜色的长嘴和跟喝醉了酒似的通红的眼睛,但是在海边的环境里,不仔细看仍然会看不到。其它常见的还有black-tailed godwig,western curlew,turnstone和各种海鸥。

更北部的海岸,今年冬天出现了一直Alaska diver,一度登上了bird alert的头条。O君和朋友观鸟的时候有幸看到,我则只是从照片里见到。这迷鸟是怎么从太平洋跑道大西洋这来的,大概是每个人都感兴趣的问题。 到了二月份的时候,就失去了它的踪影了。

二月份是在立春前更加冷的一段时间。本地渔船集中的港口和售卖中心常年聚集着一代又一代的鸥类,包括银鸥,黑背鸥,红嘴鸥,还有鱼鹰和一些stone dove。但是每年都会有几只Icelandic gull和glaucous gull混杂在这群银鸥里。这两种鸥与其它鸥最大的区别是没有黑色的尾羽和翅膀尖。而Icelandic gull越年长就越是通体白色,覆有淡淡的褐点。拿着望远镜在屋顶上一只一只查看,总算发现了一直icelandic gull,一看到就知道一定是它,与银鸥的颜色非常不同,但是体型类似。

冬季另外一个本地传说是一只海东青从驯养人那里逃脱了,最近三个月都在五公里以内的海岸边出没,还带着环。带环一事我不是很确定,如果是环志的环应该不那么容易看到,如果是驯养时候留下的,那对它的捕食还是有一定影响。本地传说基本是真的,只是我跟O君都没有看到过,颇有点可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